首页 注册 登录 我的帐户 在线留言 帮助中心
竞拍品  !  一口价  !  拍品展厅  !  拍卖专场  !  成交记录
 
拍卖中心
如何委托
礼品中心
点击展开   邮票
   清代邮票
   民国邮票
   解放区票
  点击展开   新中国票
纪特邮票
JT 邮票
文革、编号
小型(全)张
小本票
小版张
普改航欠包
整部年票
版 票
厂铭类
   封片简类
   港澳邮票
   散票
   国外邮票
   其他类
点击展开   钱币
   纸钱币
   金银币
   其他类
   纪念币
   银元
点击展开   磁卡
点击展开   五星级拍品
点击展开   其他类
   目录 书籍
点击展开   字画杂件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标题
 
 
妈妈去了,我能嫁给继父吗?
日期:2008-1-21 10:00:24         出处:   作者:
 

15年前,刘萍只有8岁。一天,爸爸下班的时候,带回来一个陌生男子。他叫李自强,比刘萍的爸爸小16岁。刘萍他爸从小和李自强的父亲好得跟亲父子差不多,直到来北京上大学,才慢慢少了联系。谁知道李自强的爸妈一病不起,双双归西。李自强才19岁,没了亲人,想来北京闯闯,就来投奔刘萍的爸爸。

  李自强在刘萍家安顿了下来。刘萍爸爸给他在厂里找了份打杂的工作。工作之余,李自强主动承担起了刘萍家大部分家务活。烧菜,洗衣服,饭后洗碗的活更是全包了下来,一点也不用刘家人操心。刘萍的妈妈于雅玲也渐渐接受了这个勤快懂事的小伙子。

  本来,家人要刘萍叫李自强“叔”,可她偏叫他“哥”。刘萍更是跟李自强要好,天天缠着要跟他出去玩。刘萍觉得有个大哥哥真好,不单因为自强会照顾她,更因为小刘萍不管说什么,提什么过分的要求,自强哥都会答应她。李自强始终把刘萍一家当作自己的亲人,他努力地想报答他们。

  不想天有不测风云。2000年11月26日下午,刘萍的爸爸去上级主管单位开会,回单位的路上,一辆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,突然闯进逆行车道,刘爸爸的桑塔纳不幸被撞了出去……

  刘萍爸爸走了,丧事几乎全部是由李自强一个人操办的。爸爸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,如今,这根柱子换成了李自强。李自强知道这个家需要他,他希望能帮助这对母女把这个残破的家支撑起来。

  由于悲痛过度,在丈夫的丧事完后不久,于雅玲就病倒了。李自强让刘萍回学校专心学习,自己来照顾刘萍的妈妈。李自强是个细心的人,送饭,取药,端茶倒水,跑前跑后,对刘萍妈妈可谓无微不至。在医院里,刘萍妈妈输着液,不方便用手,李自强会把苹果削成小块,一块块用牙签递给刘萍妈妈吃。刘萍碰到过这样的情景,虽然看起来有点别扭,但更多的是感动。她常常在一边凝视眼前的这个男人,看他憔悴的脸,看他认真的一招一式,心里不免五味杂陈。

  于雅玲出院后,李自强依然天天去家里照顾她,陪她吃饭,看电视,说说话,晚上早早地回自己的单身宿舍去。于雅玲在心里默认了李自强现在的角色。

  风言风语还是传了出来:“鸠占鹊巢”,“差着十好几岁就勾搭上了”,“指不定老刘没走的时候就怎么样了……”于雅玲听到这些闲话,每次都只有回家偷偷地哭。

  一天下班,李自强过来的时候发现嫂子情绪不对,眼睛都哭肿了,也没敢多问。俩人闷着头吃完饭收拾完,李自强想劝劝于雅玲。此时,于雅玲的内心也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终于,她还是狠下心来,“自强,这些天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言可畏。我不想再给别人落下什么话柄……所以,以后,我们不要来往了吧。你也不要到家里来了。”

  李自强愣住了,“嫂子,你……咱管别人怎么说干什么,咱自己还不清楚自己吗?再说,我得照顾你啊……”“不要说了。我也是没办法……自强,你,你走吧……”

  李自强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什么都是乱的。他知道,自己跟嫂子这些天患难相处,感情正在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,这让他恐慌但也有丝丝甜蜜,但现在,居然,她让他走。

  他摇摇晃晃出了门,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下了楼,怎样进了小饭馆。他只想喝酒。他想,从此以后他就不能再叫她嫂子了,他要彻底割舍下这段感情。

  李自强在小酒馆里喝得烂醉,出门居然在路边睡着了。大冬天的,要不是清洁工发现早,恐怕就不止是肺炎的问题了。李自强连续三天处于高烧昏迷的状态。半睡半醒之中,他知道嫂子就在他身边,醒来的时候,于雅玲高兴地握着他的手,“自强,你醒了!”李自强眼泪差点掉出来。他明白,他真的爱上了自己的嫂子。

  妈妈也去了,我爱上了他

  刘萍很快感觉出了妈妈和自强哥之间微妙的变化。她强打笑脸,可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。刘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她不愿直面妈妈和自强哥恋爱的现实。在学校,美丽的她少不了男孩子的追求,然而她的心里隐约装着一个高大成熟的,略有沧桑的,能负担起很多责任的男人的身影……

  那段日子于雅玲总觉得肚子不舒服,有时甚至疼得整夜都睡不好。在李自强的反复劝说下,于雅玲住进了医院。检查的结果:食道癌晚期。

  这消息对李自强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。他偷偷地大哭了一场,回家后对于雅玲隐瞒了病情。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,李自强全身心扑在了这个家里。为于雅玲看病,他们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和李自强这些年在北京工作的积蓄。然而,于雅玲的病情还是一天天恶化着。李自强也一天天瘦下去--眼窝陷得老深。

  2003年10月,医生找李自强谈了话,说医院也没有什么更多可做的,现在只是保守治疗减轻痛苦而已,不如回家养着吧。回家的那个晚上,于雅玲心情好像不错,这让李自强也很欣喜。他炒了四个小菜,去楼下买了瓶红酒。

  酒杯轻碰在了一起。“自强,这几年我拖累你了,这个家也多亏了你。其实我知道自己时间不长了……我最遗憾的就是,咱俩都没什么名分,我还拖累了你这么久……”于雅玲的悲伤难禁,话没说完,眼泪就出来了。

  两人抱头痛哭。李自强一面哭一面在于雅玲耳边说,“雅玲,不许胡说,你会好起来的。而且,咱们还要结婚,对,结婚……”

  2003年11月7日,刘萍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。自强哥给她打电话叫她晚上回家一趟,说有事跟她说。她答应了,前一段忙期中考试,有一个多礼拜没回家看妈妈了。

  刘萍一进门就愣了。窗户上贴了两个大红喜字,桌子上摆满了菜肴。妈妈穿着新衣服,脸色苍白但满怀希望地望着她。自强哥刚好从厨房出来。刘萍的心中颇有些忐忑,“你们这是……”妈妈开口说话了:“萍萍,我和你自强叔叔今天刚领了结婚证。以后,叫……要叫爸爸……”声音最后小到只能勉强听见。刘萍的嘴唇动了动,但始终喊不出那个字。李自强的脸一下红了……

  两人结婚后的第三天夜里,于雅玲突然大口吐血,送到医院,不治而亡。临死她一直握着李自强的手,脸上竟挂着一丝恬然的笑……

  刘萍对生活有些绝望了。这几年家庭的变化实在太大,让她难以接受。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,爸爸车祸去世还不到3年,妈妈也去世了。她的家没了,她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自强哥,或者应该叫爸爸?不会的,他就是自强哥,刘萍没叫过李自强“爸爸”。她觉得她只有和李自强在一起才能挺下来,他们是抵御家庭灾变的战友,他们是情同手足的兄妹,他们……刘萍自己知道,她对李自强的感情日夜滋长着,由依赖而依恋,由依恋而爱慕,由爱慕而渴求……

  我爱你,你爱我吗?

  李自强又何尝不懂得刘萍充满爱意的眼神呢。然而,他始终觉得他配不上她,她年轻靓丽,大学毕业,后来又进了外企工作;他完全无法割舍自己对于雅玲的感情,而刘萍身上又处处都是于雅玲的影子,这让他痛苦万状……

  终于,有一天刘萍向李自强表白了:我们应该在一起,自强哥。你爱我吗?

  李自强痛苦地说:“萍萍,我对你就是亲情,不是爱情。我放不下我跟你母亲的感情,真的放不下。再说,如果咱俩好,你让大家伙怎么说咱俩啊!我是你的继父啊……”

“是继父又怎么样?自强哥,你不是不爱我,你是不敢面对你对我的爱而已……”

“萍萍啊,你条件那么好,应该有更好的爱情……你应该找一个同龄人,我比你大11岁,而且,我是你的继父……”

“不,自强哥。你现在不是了。你曾经是我的继父,只有3天。但现在,我只想让我们做爱人。你不要害怕别人怎么说我们,当年你和我妈妈不也是在别人的非议里……”

“别说了萍萍,那不一样……”

  “一样的,自强哥!怎么就不一样了?我们相爱,还需要其他理由吗?我自己也怕,但我豁出去了,爱情给了我力量!我之所以叫你一起跟我到电视台来做节目,就是希望我们能面对大家,我可以向每一个人宣布,我爱你。虽然你曾经是我三天的继父,我也爱你。我希望你也能有勇气面对所有人,如果你爱我,就告诉我,我要嫁给你!”说到这里,刘萍把脸缓缓地转向观众,“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我们不正常,但我想告诉大家,真爱是美好的。我的家庭已经破碎了,我希望我能跟自强哥永远在一起,战胜所有的不幸和痛苦,虽然很多人可能会鄙视我们,但我希望得到你们的祝福……”

 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好像在融化。李自强抬起头,声音不大但很清楚地讲,“再给我点时间,让我适应一下,好吗?”

  刘萍泪眼婆娑,满怀期待的眼神缓缓投向李自强。她轻声低吟,似乎是在给眼前这个深爱着的男人一个回应,“在这里,我鼓足勇气向你表白,爱就一个字,我只说一次,以后的日子我只会用行动表示。让我为你孤注一掷,能够让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!”


分享到:
【正文字体: 】 【关 闭】  
上一条:张柏芝驾50万新车带爱子Lucas畅游迪士尼(组图)
下一条:“台湾第一名媛”孙芸芸(组图)
关于我们 | 支付宝使用 | 收购须知 | 系统帮助 | 联系我们
    加速乐
电话:021-63086505 50860504  Copyright@上海邮票网   沪ICP备05032475号-1   沪ICP备05032475号-2  信箱:shscpm#188.com(#号换@)   微信:shstamps